從今以后,西安小寨再沒有我記憶里的軍人服務社了

 人參與 | 時間:2018年8月31日 14:25:03

西安小寨的老軍人服務社被拆了。

沒拆的時候經常路過,對它熟視無睹,有一天,突然發現它不在了,感覺熟悉的小寨一下子空了一塊,各種復雜的情緒便涌了上來,一個沒有軍人服務社的小寨還是小寨嘛?

這座位于小寨十字西南角的小樓,往西,一直到軍區招待所;往南,連著省軍區的大門。它曾經是小寨的中心。對于南郊人來說,到了小寨就算進了城,小寨是南郊人的“城里”。而“城里”最大的地方就是軍人服務社,沒逛軍人服務社,感覺沒到小寨,沒進城。

可今天,它一下子沒有啦。

從1984年軍人服務社開始向社會開放,到今天三十多年了,它和西安城西安人一起成長,一步步成為了西北第一大商業零售企業,與西安人的日常生活休戚相關,老西安都或多或少的留有對它的記憶。

1984年軍人服務社開始向社會開放

我是1984年到南郊上大學的,那時一所大學里只有一個校辦商店,都不大,但什么都賣,老師學生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指著這一個商店,大家也沒覺得有什么不方便。現在想想,那時人的消費真是太簡單了。

師大、政法、外院基本連在一起,三個學校,三個商店,大同小異。校外只有一個吳家墳商場,也沒多大。要想買更多的東西或者去電影院那就要去小寨,就要進城了。那時,小寨往南到了今天的緯一街,就只有一條四車道的馬路了,兩邊都是農田,路口還豎著一個牌子:外國人未經許可不得進入。

我最早去小寨軍人服務社是買煙。

學生窮,當時一等獎學金才十七塊六,而且基本都評給邊遠農村的同學了,我們城里的學生三等獎學金也很難評上,一個月就是家里給的二三十塊生活費。學會抽煙了以后,錢就不夠用。

平常月初抽一毛七的大雁塔,月中錢不夠了,就去小寨軍人服務社,那里煙的品種多,我買兩毛五的云南大公牌香煙,這種煙跟普通二十根一包的煙不一樣,是一大盒,一盒七十支,是我們窮學生的救命草。

后來談戀愛了,跟女朋友最奢侈的消費就是買一瓶水果罐頭吃,我們最喜歡的是菠蘿罐頭。但學校商場罐頭就那么三四種,而小寨軍人服務社品種就多了。

有一天突然發現了一種菠蘿芯罐頭,心想著菠蘿都那么好吃,菠蘿芯還不知道得多好吃。而且,還賣的比菠蘿還便宜,才八毛錢,就特別高興的買了一瓶。結果回去一打開,傻眼了,一瓶子硬邦邦的棍棍,嚼著像柴火。那時候西安人很少見到新鮮的真菠蘿。

再后來結婚了,也還住在南郊,小寨軍人服務社也越來越大,先是向西拓展,有了專門賣活魚海鮮的門市部、賣電視機洗衣機的電器門市部,后來又有了手機專營店。往南拓展的店面是超市,規模越來越大。

在八九十年代,小寨軍人服務社某種意義上引領著西安人的消費潮流,來自全國各地的商品琳瑯滿目,讓西安人的日常生活從實用消費向品牌消費、心理消費升級。

記得九十年代初,我家曾在那里買過一個水晶花瓶,大概是十七塊多,其實是玻璃的,但有水晶效果。十七塊錢當時相當于一個人四分之一的月工資,算奢侈消費,但這個花瓶用了三十多年,現在看還不過時。

還是在這里,我第一次看見不銹鋼餐具,西安人此前用的都是鋁勺,用久了會氧化,臟兮兮的,不銹鋼沒這個問題。我家當時花了兩塊五買了一個飯勺,一直用到今天。

反正那時去逛軍人服務社總會給人帶來大大小小的驚喜,特別是女人,周末總愛去那里逛逛,在一樓買個力士香皂,在二樓扯塊時興的布料......

西安九十年代曾經出過一本引領當年時尚潮流的雜志《女友》,看《女友》,逛軍人服務社,是當時時髦青年的生活。

早期的《女友》雜志

我在南郊生活了三十多年,一般都是去小寨,去軍人服務社和小寨商場,不用進城,基本的日常生活問題都能解決。

說起小寨軍人服務社的歷史真的就是改革開放四十年的一個縮影。

1984年,軍人服務社正式對社會開放,之前它只是省軍區服務于軍人軍屬的一個內部商店,西安西郊的空十一軍、空軍通訊學院、三十八團等部隊駐地都有類似的軍人服務社,但為什么獨獨只有小寨軍人服務社一枝獨秀,越做越大呢?

這一方面與它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有關,另一方面也與這家企業前后兩任負責人所創建的獨特經營服務理念密不可分。由于特殊的軍人身份,在西安這兩位老總的名字并不為普通市民所熟知,不像民生開元等地方老板聲名顯赫。但他們默默無聞的創造了西安乃至西北商業零售業的奇跡。

11年冬天市民紛紛來到西安市小寨軍區服務社,排隊搶購低價芹菜

孔雪春,小寨軍人服務社的第一任經理,江浙人,當兵來到大西北,在一個滿是西北漢子的軍營里,開始并不起眼,先是在后勤炊事班,后來成為了司務長,直到調入軍人服務社,這個南方人的精明強干才開始有了用武之地。

關于老孔,有這么一個故事。

當時過年的時候,啤酒賣得最好,一般商場也趁機漲價。但是老孔給啤酒定價,進價一塊,賣出也一塊,讓全西安的人都知道,軍人服務社的啤酒最便宜,大老遠跑來買啤酒。老孔就沒打算賺啤酒的錢,那些過年來買酒的人,這么遠來,也得順便買點其他東西。尤其是我們男的,過年還得買兩條好點的煙,能送朋友也自己抽。老孔賺得是這個,這才是大頭。

一下子,西安人都知道了小寨軍人服務社里的東西便宜,貨色齊全,名頭一下響了起來。

煙酒是小寨軍人服務社的看家產品,西安人都知道,買煙買酒到軍區。

服務社一樓西南角最黃金的位置就是專營煙酒的,開始就煙酒兩組柜臺,后來越來越大,逐步細分,白酒紅酒黃酒都有專門柜臺,平時就人流如織,到了年節假日就干脆水泄不通,而且團購的很多,許多人白酒論箱買。

西安當年可能只有他們一家,酒價會標單瓶、整箱、批發幾種的。軍區煙酒沒假貨的口碑在西安三十年屹立不倒。

07年的軍人服務社內

老孔“這人很有辦法”,與全國的煙酒生產企業建立良好的供銷關系,能夠讓他們保質保量供應產品,最鼎盛的時候,有些酒廠甚至還為他們開發生產了專供產品,西北煙酒零售大王的名號不脛而走。

老孔同時也很看重服務態度。軍人服務社因其特殊的軍人背景,內部是實行半軍事化管理的,紀律嚴明。員工大部分是隨軍家屬,以婦女為主,來自農村,雖然文化水平低,但是樸素、熱情,加之嚴格的管理,服務態度非常好。相比當年的國營商場的服務員,軍人服務社的服務態度給西安市民留下了良好印象。

接替老孔的第二任經理,叫佘永祖,青海裕固族的人,之前在軍區招待所工作。負責招待所的時候,就干的風生水起,也是一屆能人。

軍區招待所主要服務人員同樣是軍嫂,他要求所有人員不但要對客人熱情周到,甚至還要幫客人洗衣服和襪子。另外,他獨創了一個服務方式,要求服務員給新入住的客人寫愛心服務卡:“我是你的服務員xx,歡迎你來這里入住,有什么事你隨時叫我”。

因為優質的服務,出色的經營,軍區招待所與丈八溝賓館、止園飯店齊名,成為了西安重要的會議飯店。

軍區招待所

佘永祖接手軍人服務社以后,秉承了老孔的傳統,并且與時俱進,建設了現代化的新大廈。

今天的小寨已經成為西安重要的商圈,風水輪流轉,隨著以賽格為代表的新型超級綜合體的出現,軍人服務社一枝獨秀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

老的軍人服務社拆掉了,拆不掉的是西安人對它的記憶。

文章作者:樹哥 資深媒體人

原文地址:http://www.msvzsd.icu/yanta/1910.html

從今以后,西安小寨再沒有我記憶里的軍人服務社了于2018年8月31日發布于西安社保查詢網www.msvzsd.icu【問題反饋、網站糾錯或給牛哞哞博客投稿請點這里